守望先锋 震动队有哪些成员?他们的团队文化始终不曾改变

2020-06-11 16:30 作者:爱玲竞技

{dede:field.title/}

四月中旬,旧金山震动队按赛程安排与达拉斯燃料队在今年第二度交手,然而队伍的训练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震动队总教练Crusty承认他的队伍还没准备好,Crusty认为当前的英雄池机制使得熟练掌握版本远没有上个赛季来得重要,这也让两支队伍站在了同一起跑线。

“我们尽全力适应版本了,不过达拉斯队在这个版本里确实游刃有余,”他说道,“我们因此打得很艰难,还有很多失误。”

第十一周的那场比赛可谓全程高能,达拉斯队对阵卫冕冠军丝毫不落下风。旧金山队原本打算轻松击溃燃料队,不曾想反被对手险些逼到难以置信的战败。

但在最后一张图里,震动队一扫被动最终获胜。“我们在比赛里发现,Doha在使用末日铁拳和美的时候可能是队伍的指挥,因为他的站位总是在队伍前面,我们就尝试多针对他。”经过前面几张地图的艰难摸索,他们总算在釜山找到了办法。

Crusty认为胜利更多是归功于他们的团队文化而非适应能力。震动队是一支全明星队伍,不过他们更认为自己是一个紧密无间的职业团队,为一个高于自己的目标而全力投入。

“你必须全情投入,”支援位选手moth说道,“这是我们队里所有人的态度——所有人竭尽全力。”

正是这种态度帮助旧金山队在这一赛季的重大变动中保持状态,其中包括Sinatraa的突然退役。这位去年的联赛最有价值选手在这一赛季尽管鲜有出场,但仍然被视为队伍的领袖。

“整个团队都在尽力帮助Sinatraa重新找回对比赛的激情,但终究无济于事,”Crusty说,“新出现的挑战和新冠疫情对他来说太困难了。今后会很艰难,不过我们会尽全力打好这个赛季。我们的队伍依然很稳固。”

对于这支在2019年横扫八方的队伍来说,“稳健”这个词用得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震动队在第2阶段可是未失一张地图,气势汹汹地杀进了阶段复赛,接着碾压纽约九霄天擎队和温哥华泰坦队,夺得了2019年总决赛冠军。他们的势头、团队协同以及适应性极强的风格一直都是联赛里的热门话题。

那以后也并没有多大改变。

2020赛季达拉斯燃料队的第一个主队守擂赛,震动队提前一周来到德克萨斯州阿灵顿,他们一直待在酒店里,一到划分给他们的时间就直接去训练基地,一门心思都集中在《守望先锋》上。他们的每一周都是如此。

没有观光旅游,没有深夜狂欢,只有很少一点休憩时间。“我们都认为赛前的日子全都得交给《守望先锋》,”moth说道,只有一点不同——如今的震动队是所有人觊觎的目标。人人都想把卫冕冠军拉下马,不过moth对此没有想太多。“是多了点压力,”他说,“这是客场比赛,而且观众全都跟我们唱对台戏,不过对我们没多大影响。”

震动队简而言之就是:自信而专注。

在2019年拿下总冠军后,moth和队友Sinatraa、super以及Crusty都没什么时间休息。费城总决赛的一个月后,他们又前往安纳海姆参加了《守望先锋世界杯》,三名选手以美国队队员的身份夺冠。那之后他们休息了两周,又去了韩国集训。moth说他备战2020赛季的过程中总共只休息了一个月。Crusty说他的时间更是有限。

但两人丝毫没有因《守望先锋》竞赛压缩了休息时间而烦躁。他们都想再次摘得桂冠,打算为又一次冲击冠军投入自己的一切。这种“孤注一掷”的思维方式是来自Crusty的执教风格,他曾经在波士顿崛起队的时候形成了这种作风,和崛起队隶属于同一个东家的新英格兰爱国者队则是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里最不可撼动的王朝。

“我从崛起队的游戏总裁Huk那里听说了许多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故事。”他说,他们在过去二十多年里斩获六个超级碗以及许多系列赛的冠军,爱国者队的成功通常被归功于他们全情投入的精神,队员把一切都倾注到比赛中。尽管Crusty只为崛起队效力了不到一个赛季的时间,但这段经历深深影响着他。他认为自己的执教风格与他所听闻的爱国者队很相似:他给队员们一个目标,让队员们保持集中。

“我们关系都很好,不过一旦开始训练赛我就需要所有人集中,”Crusty解释道,“第二赛季的环境很稳定,所以我也允许大家在训练赛里寻点小乐子,但今年的情况下是不可能了。时间越来越宝贵,所以我也经常大吼大叫,对队员要求很严格。现在我们都在进行比赛的地方训练,我希望让每场训练都感觉像正式比赛。”

如今已是Crusty在震动队担任主教练的第二个年头了,他不得不加大强度。在打满五张地图险胜达拉斯队的三周前,他的队伍跟洛杉矶英勇队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前两张地图,两队都将彼此逼到了极限。随后在努巴尼第二回合的进攻时,旧金山队的队员在加时阶段团战中没能踩住车。这导致他们输掉了这一回合,随后英勇队一鼓作气以3-1击败了震动队。这是队伍在两天内第二次失利了,也是本赛季当前成绩下仅有的污点。

“那段时间比赛总是一再推迟,”Crusty说道。震动队此前一直在练习他们的放狗阵容,满怀信心能够取胜,可新冠疫情以及美韩两国间的旅途劳顿使得比赛推迟了。等他们终于重回赛场时,游戏环境已经不复往昔。

当然,环境不是唯一的问题。这是震动队第一次在家里而非赛场上比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队员们都特别紧张,”Crusty笑着回忆道,“尽管他们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比赛。”

英雄池机制并不是Crusty的队伍要适应的唯一剧变,他得在队员们经历隔离、只能在训练场地进行比赛的情况下想办法激励队伍。“那周之后,我们就讨论要把训练赛当做比赛来打,”他说。

今年还有很多场《守望先锋联赛》比赛,Crusty正在尽全力搭建一个新体系,让他的队员们能够大展拳脚。“因为病毒要待在家里,我们对这种环境很陌生,我们彼此都见不着面,”他解释道,“我通常都会在训练赛里冲队员们大声叫嚷和争论,但现在没法当面吼他们了,因此我们也在尝试建立新的体系。我们正在逐渐适应。”

联赛的各种变动固然很剧烈,但最重要的是,震动队始终坚守自己的核心,秉承曾让他们攀上顶峰的团队文化。步入五月以来,这支卫冕冠军队伍仍然属于联赛的领跑集团,他们的目光也放到了再次夺取奖杯上,不论总决赛将在何时何地展开,彼时的环境又将是如何。

“我坚信守在巅峰上要比攀登上去更难,”moth说,“我们目前对竞技表现的要求非常高,我们将坚持达到这些要求。”